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1111  test aNd 8=8  test++aNd+8=8  as++aNd+8=8  as aNd 8=8

最老牌利来:文言文阅读训练及参考答案



涉猎下面的文言文,完成小题。

樊英字季齐,南阳鲁阳人也。少受业三辅,兼明五经。隐于壶山之阳,受业者四方而至。州郡前后礼请不应;公卿举其贤能梗直、有道,皆不可。安帝初,征为博士。至建光元年,复诏公车赐策书,征英及同郡六人,英等四人并不至。永建二年,顺帝策书备礼,玄①征之,复固辞疾笃。乃诏切责郡县,驾载上道。英不得已,到京,称病不肯起。乃强舆入殿,犹不以礼屈。帝怒,谓英曰:“朕能生君,能杀君;能贵君,能贱君;能富君,能贫君。君何以慢朕命?”英曰:“臣受命于天。生尽其命,天也;逝世不得其命,亦天也。陛下焉能生臣,焉能杀臣!臣见暴君如见仇雠,立其朝犹不肯,可得而贵乎?虽在平夷易近之列,环堵之中,晏然得意,不易万乘之尊,又可得而贱乎?陛下焉能贵臣,焉能贱臣!臣非礼之禄,虽万钟不受;若申其志,虽箪食不厌也。陛下焉能富臣,焉能贫臣!”帝不能屈,而敬其名,使出就御医养疾,月致羊酒。至四年三月,皇帝乃为英设坛席,待以师傅之礼,延问得掉。英不敢辞,拜五官中郎将。数月,英托病笃,诏以为光禄大年夜夫,赐告归。英初被诏命,佥以为必不降志,及后应对,又无奇谋深策,谈者以为失望。初,河南张楷与英俱征,既最老牌利来而谓英曰:“世界有二道,出与处也。吾前以子之出,能辅是君也,济斯人也。而子始以不訾②之身,怒万乘之主;及其享受爵禄,又不闻匡救之术,进退无所据矣。”颖川陈蹇少从英学。尝有疾,妻遣婢拜问,英下床答拜。蹇怪而问之。英曰:“妻,齐也,共奉祭奠,礼无不答。”其恭谨若是。年七十余,卒于家。

(节选自《后汉书》)

①玄:玄色的币帛,常用作聘请贤士的礼品。 ②不訾:弗成比量,指异常名贵。

小题1:下列句子中划线词语的解释,不精确的一项是( )A.复固辞疾笃辞:推卸。B.环堵之中堵:院子。C.月致羊酒致:送给。D.延问得掉延:延请。小题2:下列各组句子中,划线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( )A.隐于壶山之阳州司临门,急于星火B.乃为英设坛席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C.待以师傅之礼犹不能不以之兴怀D.蹇怪而问之拔剑撞而破之小题3: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阐发和概括,不精确的一项是( )A.樊英自幼学贯五经,是以肄业者从四面八方来拜他为师,州郡官府及公卿也是以多次征请他出来仕进。B.樊英曾多次回绝天子的征召。后来,顺帝责令郡县官府把他送进京城。到京后,樊英仍声称有病,不肯访候顺帝。C.樊英不惧天子的威压,在殿上针锋相对,拒不报命。后来天子在生活上关心他,还以师礼相待,他才吸收了五官中郎将之职。D.樊英不得已吸收天子的诏令,既未能逝世守自己的名节,又未能提出奇谋远策。谈到他的人是以认为失望,有人以致对他进行品评。小题4:把上面文言文涉猎材猜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今世汉语。(6分)

(1)臣非礼之禄,虽万钟不受;若申其志,虽箪食不厌也。

(2)及其享受爵禄,又不闻匡救之术,进退无所据矣。参考谜底:

小题1:B

小题1:D

小题1:A

小题1:(1)我这小我分歧礼义的俸禄,纵然异常优厚我也不吸收;假如能实现我的志向,纵然是粗陋的饮食也不厌弃。(3分)

(2)等到你仕进享受俸禄之后,却又听不到你匡时救世的方略,真是仕进与隐退都没有根据了。(3分)

小题1:“堵”的意思是“墙”

小题1最老牌利来:A项“于”介词,在/介词,比;B项“乃”副词,于是/副词,竟,竟然;C项 “以”介词,用/介词,由于;D项“而”均为连词,表示承接关系。

小题1:“州郡官府及公卿也是以多次征请他出来仕进”有误。樊英“隐于壶山之阳”,不愿授业;“州郡前后礼请不应”,这里的“不应”也是指不愿授业

小题1:本题考核翻译能力。(1)禄译为俸禄、虽不是虽然而是纵然、申译为实现,各一分。(2)及译为等到、匡可译为匡时、术译为方略各一分。

【译文】樊英字季齐,南阳鲁阳人。从小在三辅吸收学业,同时通达《五经》。隐居在壶山的南边,来向他进修的人从四方而来。州郡先后以礼相请,他都禁绝许;公卿保举他为贤能梗直、有道,他都不去。安帝初年,征召他为博士。到建光元年,又下圣旨给公车,赏给策书,征召樊英和同郡六小我,樊英等四人都没去。永建二年,顺帝赏给策书,预备礼物,最老牌利来用玄色币帛征聘樊英,樊英又武断推卸说病得严重。于是圣旨严峻指责郡县,要郡县用车马送他上路。樊英迫不得已,到京师,推说有病不能起来。于是强行将他抬入殿中,他仍旧不肯以礼相从。天子发怒,对樊英说:“朕可以让你活,也可以杀掉落你;能使你显贵,也可使你猥贱;能使你充裕,也能使你贫苦。你为什么骄易朕的敕令?”樊英说:“臣吸收的是定数。活着度完平生,是定数;逝世了没有度完平生,也是定数。陛下怎么能够青鸟使活,又怎么能够杀掉落臣!臣望见残忍的君主就像见到敌人,站在暴君的朝堂上还不肯,怎么能够青鸟使显贵呢?臣虽然身为平民,住在陋室,却怡然得意,无异于天子之尊向,又怎么能够青鸟使猥贱呢?陛下怎么能够青鸟使显贵,青鸟使猥贱!分歧礼义的俸禄,纵然异常优厚我也不吸收;假如能实现我的志向,纵然是粗陋的饮食也不厌弃。陛下怎么能使我富贵,怎么能使我贫穷呢!天子没法使他顺从,然而尊重他的名声,让他去御医那里养病,每月送给他羊和酒。到四年三月,天子于是为樊英造坛设席,以师长教师的礼节对待樊英,向他扣问朝廷最老牌利来得掉。樊英不敢推卸,被录用为五官中郎将。数个月后,樊英声称病重,圣旨要他以最老牌利来光禄大年夜夫的身份休假。樊英起先接到昭令,大年夜家都以为樊英必然不会改变志向,到后来应对皇上,又没有别致的计策和深远的对策,谈到他的人认为失望。最初,河南人张楷和樊英一同被征召,不久张楷对樊英说:“世界有两条蹊径:出仕与隐居。我曩昔觉得您出仕能够帮助当本日子,有助于现代人。然而您开始以名贵无比的身段,激怒万乘皇帝,及至享受官爵俸禄,又没据说什么匡时救世的主张,你就跋前疐后了。”颖川人陈寔自小跟随樊英进修,樊英曾经生病,妻子派侍女拜问,樊英从床高低来答拜。陈寔感觉稀罕,就问樊英,樊英说:“妻是齐的意思,妻子与丈夫一同供奉祭奠,据礼没有不答拜的。”樊英的恭敬审慎都像这样,享年七十多岁,在家中去世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